💖💖💖【备用网址yabovp.com】威尔士vs英格兰|2022年世界杯【百事忙千事忧,到头来万事休,天凉好个秋呀好个秋!】【自童年起,我就独自一人,照看历代星辰】

28, 11月 2022
实况足球新作“差评如潮”背后是KONAMI扯着蛋的野望

曾经的我一直有个疑问,那就是Steam上究竟有多少个游戏,无论我开了多少次探索队列,都找不到这个游戏海洋的边界。让我没想到的是,这个疑问在《eFootball2022》的帮助下得到了解决,如果不是它拿了个我从未见过的“差评如潮”评价,我也不会心血来潮地去翻排行榜,找一找有几个游戏能够如此“惊世骇俗”。倘若这个游戏没有锁国区的话,搞不好我会去给个好评。

一般来说,烂游戏其实拿不到“差评如潮”这个评价,因为要在Steam上显示差评如潮,除了差评比例要在80%以上外,游戏的评测数量也要达到一定的标准。也就是说,想拿“差评如潮”,你的游戏不仅要烂,而且玩的人也要够多。纯粹的烂游戏根本不会有那么多评测,大不了是个“多半差评”。

根据Steam的数据网站“Steam250”(一个对中文用户来说十分喜感的名字)统计,目前Steam上共有49761个游戏,算上《eFootball2022》在内,拿到“差评如潮”的也就8个游戏,差不多算是“万中无一”的绝世高手。

而在这49761个游戏之中,目前《eFootball2022》以11%(上线%,后来回涨了)的差评率,荣登耻辱榜榜首,被喷烂了的《横冲直撞3》,终于被后浪踢下了王座。

在此之前,体育游戏摆烂已经是人尽皆知的事情,每一次年货发售,玩家评价也基本在“褒贬不一”和“多半差评”之间来回横跳。这一次的《eFootball2022》,也算是对玩家的评价常态进行了突破,只不过突破的方向,不太对劲。

令人惊奇的是,《eFootball2022》在9月30日才刚刚面世,半个月时间就用比基金还快的速度跌入深渊,继承了游戏前辈《ET》的遗风,KONAMI也算是为大家带来了一个新的互联网奇观。

围绕在《eFootball2022》奇观王座四周的,是无数网友们见一次笑一次的梗图。

作为封面球星的梅西,在游戏里有着一副诠释着“恐怖谷”效应的造型,仿佛刚从爱手艺先生笔下的世界归来。

另一位天皇巨星C罗,也与艺术展开了深入的联动,用生动的颜艺向粉丝们表达自己身处这款游戏中的痛苦。

而在多年的足球游戏内卷之后,KONAMI也似乎意识到了“超人足球”似乎是破局之路,于是在游戏中让球员们上演了一起原汁原味的“火影跑”。

与法国友商育碧展开了深度合作的KONAMI,也学会了让Bug成为游戏一部分的玄妙功法,各式各样的梗图浩如烟海,本文已经塞不下了。但无论你在哪一个社交平台搜索“eFootball2022”,相信都能给你带来一个下午的快乐。

不过,如果你是“实况”系列的粉丝,那这份快乐,相信过不了多久就会被愤怒取代,回过神来,拳头或许已经攥了出血。毕竟,这可不是一般的年货,《eFootball2022》对“实况”粉丝来说,意义非凡。

去年,KONAMI就宣布要在新作里启用虚幻4引擎,并且会给玩家带来更震撼也更真实的足球游戏体验。然后以此为由,把《实况足球2021》给鸽了。后来推出的《实况足球2021》,不过是在《实况足球2020》的基础上,进行了一次赛季更新。

在随后的官方消息中,KONAMI还做出了“违背祖宗”的决定,将“PES”系列名称彻底改成“eFootball”,游戏改为免费制,此后不再推出新作,改为在每年进行更新,同时游戏将接入全平台,让全网玩家都能一起联机对战。

“次世代足球游戏”的宣传,改名、改收费制、全平台等运营模式上的巨大转变,无不让《eFootball2022》成为一款玩家们殷切期待的作品。

然而理想有多丰满,现实就有多骨感。精心制作了两年的游戏,端出来就这么个卖相,无疑是种宣传欺诈。“实况”粉丝们的心情,估计跟许多玩家在《赛博朋克2077》发售时差不多。

远不如前作的模型水平、频繁的卡顿和闪退、低质量的画面与材质,KONAMI启用了虚幻4来制作新的“实况”作品,但是在游戏的工业水准上,完全不及格。哪怕游戏只是一个0.9的试玩版,既然拿出来收费挣钱了,就得有相应的服务态度。

不过,只是制作拉跨的话,并不足以帮助《eFootball2022》完成这“差评如潮”的伟业。当初《赛博朋克2077》上线之时问题更严重,在Steam上的评价也不过“褒贬不一”。相较于《赛博朋克2077》这个全新的游戏,伴随“实况”走过了20年的玩家,对于技术迭代造成的问题,接受程度或许还要更高一些,毕竟这也不是第一次了。

2013年,KONAMI在《实况足球2014》中首次启用了FOX引擎,结果引发的各种Bug,与今日《eFootball2022》带来的问题,大差不差,都是能让人笑一天的类型。随后“实况”系列经过了三作的调整,才在《实况足球2017》中调整过来。如今换引擎又出事儿了,对他们来说或许也是“同样的配方,同样的Bug”。

工业水准上的失败,对“实况”玩家来说,是糟糕的《eFootball2022》中最容易接受的部分,甚至在少部分PS5玩家的反馈中,还会提到,只要不触发一些模型Bug,实际的画面体验其实是不错的。

真正刺痛粉丝的,是《eFootball2022》与以往“实况”有众多本质上的不同。

首先,《eFootball2022》砍掉了绝大部分的游戏模式,自千禧年初以来备受玩家们喜爱的“大师联赛”“一球成名”等线下模式,通通在游戏中消失不见。甚至连“My Club”——为了对抗FIFA的UT玩法而诞生的模式,在新作中也无法体验。

玩家能够玩到的只有线上的联网对战,以及线下的友谊赛。而且,在友谊赛模式中,玩家能够使用的球队还少得可怜。游戏初上线支球队供玩家选择,后来国庆期间紧急更新了一次,也不过增加到了12支球队。

虽然,官方承诺后续会通过收费资料片的方式,将这些受欢迎的游戏模式添加回游戏中,但仅大师联赛就需要到明年3月才更新,隔壁FIFA都快出下一作了。

其次,《eFootball2022》几乎抛弃了“实况”系列一直以来所标榜的“真实”。

足球游戏圈里一直都有“FIFA是游戏,实况才是足球”的说法,许多“实况”的粉丝都执拗地认为FIFA或许更好玩,但只有在“实况”中,你才能够体验到真正属于足球的乐趣。

操作手感上,“实况”玩家在操作过程中,需要更精细的控制,并且盘带、传球等等操作的体验,更加真实。不够熟练的话,转个身或者过个人,都有可能出现失误导致丢球。在实际比赛过程中,也可以通过操作来实现一些诸如协防和交叉进攻等复杂的操作。虽然实况不能像FIFA那样,每一个球员都能给你整百八十种花式,但在“实况”玩家眼里,“非超能力足球”才是更重要的。

战术上,“实况”会给玩家提供更自由的战术选择,玩家完全可以自行设定阵型和具体的战术,并且这些战术会直观地呈现在游戏中。游戏过程中,玩家也能够根据自己的判断,对战术进行微调,采取诸如盯人、阵型变换、前插等操作,来让比赛朝自己期望的方向发展。在“实况”玩家看来,不管实际上球星的个人能力有多么卓越,但足球都是一个11V11的团队游戏,策略和配合才是足球的本质。

所以,“实况”一直以来给玩家带来的,都是更贴近“拟真”这一概念的足球游戏体验,或许踢起来场面不那么有趣,精彩镜头也不那么多,但是玩家就是更享受这种真实的游戏过程。

在操作和手感上,球员跑动手感更滑,相较于以往的“实况”,反而更贴近于FIFA的体验,这让许多玩家都很难接受这是“实况”。同时,在滑以外,《eFootball2022》球员和球的速度都有了大幅度的降低,球员的响应速度也同样变慢,这意味着球员的移动惯性变大,一旦加速起来,就难以转向或急停。这种操作手感的改变,给每一个“实况”玩家带来的直观感受是——又慢又蠢。

此外,《eFootball2022》还大幅度简化了战术玩法,呈现出模仿FIFA策略防守玩法的态势,玩家在游戏中仅能够使用有限的几种战术,阵型和策略都不能进行变动,并且游戏过程中完全不能根据具体情况进行微调。

这些改动,让一路玩下来的核心玩家无法接受,用他们的话来说:“你改的像FIFA,我为什么不去玩FIFA?”

而最让玩家们不能理解的一点是,为什么《eFootball2022》要削足适履,来配合手游。

此前,KONAMI宣布游戏将接入全平台的时候,就有许多玩家担心与手游同步,会不会导致其他平台的游戏体验缩水。KONAMI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在未发售前就已经在Q&A中表明了,手游不会影响其他平台的玩家。

战术板的简化,与其说是为了降低新玩家的学习门槛,不如说是为了手游平台而做的玩法缩水。在画面上,PC画面锁死了720P,导致玩家不得不打画面解锁补丁,才可以享受原来的画面体验,显得PC玩家像是在玩手游的移植版。

对手游的妥协,在联网对战方面最为明显。联网对战中,玩家的游戏时长被强制限制在了5到15分钟,原来的“实况”游戏与这节奏截然不同,这点改动只能说是为了强行协调手游的快节奏。

声势浩大的前期宣传,前所未有的模式转变,结果给玩家带来的是对过往优秀传统的抛弃、一厢情愿的游戏内容调整,以及为了适应手游牺牲了更多核心玩家的体验。凡此种种,才最终让《eFootball2022》被钉上“差评如潮”的耻辱柱。

而促使KONAMI对游戏进行玩法系统的改动,以及向手机端靠拢的原因,或许要归结于KONAMI的电竞化野心。

从近几年的市场表现来看,“实况”系列的处境非常糟糕。自2008年起,“实况”系列就已经难以与FIFA在销量上抗衡。并且在2009年,FIFA推出了Ultimate Team模式后,凭借版权上的优势,FIFA和“实况”的销售量差距更是被越拉越大。从FIFA10开始,FIFA每一作的销量都突破千万,与之相比,“实况”在《实况足球2014》以后,销量过百万都是很勉强的事情,《实况足球2019》更是仅有55万销量。

在主机和PC平台被打得节节败退的“实况”系列,如果还想迎头赶上,那需要巨大的动作,来为整个系列改头换面。

对此,KONAMI想出来的战略,便是通过转变运营模式,彻底进入日益红火的电竞市场。

根据Newzoo所发布的《2020年度全球电竞市场报告》,2020年全球电竞市场的总收入,即便不计算直播行业,整体也已经达到了11亿美元,电竞观众的数量也接近5亿人,并且从过往的趋势来看,这两项数字还在快速增长中。

这个新兴且蓬勃的市场,的确是让KONAMI实现弯道超车的良好舞台。实际上,KONAMI想要让“实况”系列进入电竞领域,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2018年,《实况足球》成功进入到雅加达亚运会,成为六大电竞项目中唯一一个在主机平台上进行的项目。以此为契机,KONAMI开始了自己的体育电竞之路的探索。

在2018年10月份的KONAMI社报中,就有提到将会以《实况足球》系列为中心展开世界范围内的电竞比赛。有着亚运会的经验打底,其后的“实况”系列也一直在积极地举办各种电竞赛事。而“eFootball”这个名称,自2019年起,就已经加入到了《实况足球2020》之中。新名称中的“e”也直接表明了向电竞发展的意图,只不过当时他们仍然保留了“PES”这个传统的系列名,直到今年才彻底改名。

而且从年货式出新作改为持续运营的免费制网游,正是为了电竞化目标服务。如今世界范围内火热的电竞赛事,诸如《英雄联盟》《DOTA2》以及《CS:GO》无不依靠免费的持续运营,维持着巨大的玩家数量。

上个月在上海举办的“东亚电竞锦标赛”上,中国选手刘超拿下了《实况足球》项目的金牌

此外,KONAMI不仅想要在主机和PC端上拓展电竞业务,在移动端上也想要分移动电竞的一杯羹。

相较于主机端和PC端的销量萎靡,移动端上“实况”的表现,确实更有资格分电竞这块蛋糕。在KONAMI2020年至2021年的财报中提到,《实况手游》全球下载量已经超过了3亿。而且,《实况手游》的玩家口碑也要远远超过FIFA。毕竟,比起转型卡牌养成游戏的“怪咖”《FIFA足球世界》,仍然保持高质量操作手感与丰富足球玩法的《实况手游》,才更对味一些。

今年,《实况手游》更是成为了唯一一家获得欧洲杯授权的手游。KONAMI估计自己都没有想到,自08年以来一直未能实现的目标,会在手游上实现。

至于赛事,KONAMI也有进行过这方面的尝试。在2019年3月,KONAMI就已经与日本职业足球联赛联合举办了一次《实况手游》比赛。此外,《实况足球》登陆国服之后,在网易的电竞计划助推下,也推出了覆盖了玩家和职业选手的“Team League战队联赛”。

所以,KONAMI在《eFootball2022》中采用全平台策略,无非是对过往几年《实况足球》系列的一次整合,通过全平台的方式,将移动端雄厚的玩家基础与PC和主机端的核心玩家群体进行联通,双管齐下完成在电竞上弯道超车的野望。

客观地说,“实况”系列本身高拟真的游戏模式、足够丰富的操作细节和战术选择,确实能够让游戏具备很好的竞技性。全平台与免费制,在KONAMI的设想中,也能够有效地扩大自身的用户群体,用户不用在每隔一年就更新自己的库存,对于持续运营赛事的目标来说,也有莫大的好处。如果真的能够让KONAMI实现这一构想,那么重振“实况”荣光,未必没有可能。

全平台意味着需要考虑所有平台的游戏体验,而载体的不同,必然会让主机端和PC端玩家与移动端玩家的诉求不同。KONAMI完全没有平衡这种分歧,反而明显因为移动端巨大的玩家群体,而选择了倒向移动端的用户。

主机和PC玩家群情汹涌,游戏评价差评如潮,KONAMI双管齐下的电竞之梦从一开始就瘸了一条腿。另一方面,在2022年杭州亚运会的八个电竞项目中,“实况”没能复刻四年前的成功,被FIFA所取代。

当然,以现在《eFootball2022》的风评而言,如果KONAMI不能够在后续的补丁和运营中,挽回玩家们的口碑,那么也不需要去考虑那么遥远的梦想了。对于“实况”的玩家而言,他们或许会期待《无人深空》的奇迹再次上演,但此时此刻,相信更多的粉丝还是更愿意来一句“FXXK KONAMI”。

24, 11月 2022
那些年我们身边的电竞冠军!

7月24日,国家体育总局体育信息中心发布消息,2018年全国电子竞技公开赛总决赛冠亚军将取得国家集训队资格;另一方面,在印尼雅加达举办的第18届亚运会上,《英雄联盟》等六款电子竞技项目入选表演项目,我国顶尖选手已组成“全明星”阵容准备参赛;而在2022年杭州亚运会上,电子竞技将成为正式比赛项目……

近期,一系列利好消息在电竞玩家中“炸开了锅” ,央视、人民日报相继对电竞国家队进行了报道。甚至有人认为,这是继2003年国家体育总局将电子竞技列为正式体育竞赛项目后电子竞技最重磅的消息。从此,电竞选手们赶上了“好时代”。

重庆,曾经是国内电竞热土。早在世纪之初,人们对电竞与游戏还“傻傻分不清”的时候,重庆籍选手就曾在电竞世界比赛中屡有斩获,甚至长期在游戏单项中独占鳌头。

然而,此次电竞热似乎和重庆没有太多的联系,电竞国家队乃至一线职业战队中,重庆籍选手几乎销声匿迹,短短十年,重庆从热土变为洼地。

重庆选手如何造就曾经的辉煌?我们是否还有契机快速崛起?我们采访了那些年我们身边的电竞冠军,试图从中发掘些许原因。

CQ2000、ALEX、秦源达、陈大伟、宋显智、PJ、TED、笑笑……或许很多人并不明白这些奇怪的英文组合与汉语名字有何意义,但对资深游戏玩家来说,他们却是重庆乃至全国电竞圈“大神”级别的存在,至今仍为大家津津乐道。在我们的采访中,似乎没有人能全面准确地说清重庆选手创造诸多传奇的原因,只知道我们身边的冠军们,就是重庆电子竞技曾经辉煌的缩影。

CQ2000的ID,在电竞圈曾经集万千光环于一身——中国《星际争霸》第一人、《魔兽争霸3》世界亚军——他是最早在世界电竞大赛中,代表中国获得荣誉的选手。至今,仍有很多老玩家执着地记得这个名字。

在游戏里顶着光环的郭斌现实中却是个普通人,身材不高,30多岁微微发福,在杨家坪万象城见面时,我们很难将他与顶尖的职业电子竞技选手联想到一起。只有当谈及电竞时,他嘴角微微上翘的自信表情,让我们依稀看到了十几年前,在央视镜头下那个代表中国队参赛的电竞少年。

“电竞比做生意简单得多,甚至比生活中很多事情都简单得多。”曾卖过电脑、开过网吧的郭斌,现在是一家游戏策划公司的CEO。他说,十几年前自己走上神坛,然后在巅峰时急流勇退,从单一纯粹的游戏走进复杂的社会。这是他最大的感悟。

郭斌和电竞结缘要追溯到上世纪90年代,和很多十几岁的年轻人一样,电脑的逐步普及将他拉进了游戏世界。那时,玩电脑的地方还不叫网吧,叫电脑室,因为打游戏的电脑大多还不能上网。

红色警戒、毁灭公爵、雷神之锤、三角洲……郭斌的回忆中,这些名字都是熠熠生辉的,但却并不足以改变他的人生。直到2000年左右,一款叫做《星际争霸》的游戏进入国内,瞬间就吸引了他的全部注意。

郭斌说,精致的画面,虫、人、神三足鼎立的宏大世界背景,是那时的他无法想象更无法拒绝的。游戏对战中,人类坦克的炮声轰鸣,神族舰队的浩浩荡荡、虫族“小狗”的铺天盖地,几乎像一个烙印深深刻在他的脑海之中。

他甚至惊奇的发现,在游戏中,用超快的控制速度(手速),甚至能上演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奇迹。当时,他并未想到几年后在比赛中用廉价机枪兵打掉对手高级兵种的壮举,会被粉丝津津乐道很多年,只是隐隐明白了竞技游戏的涵义。

郭斌对即时战略游戏的天赋很快显现出来,在线下及战网对战的高胜率让他名气日盛。2000年,重庆本地一家叫做“今日前锋”战队找到了他,签约一年。待遇是在战队老板自家的网吧免费训练,同时,一个月给他200元工资,而代表战队打比赛获得的奖金全部归个人。

“即使在2000年,200块也几乎不算工资,但对我来说,意义却很大。”郭斌说,那时,像他这样十多岁的电竞玩家,对于金钱的概念是模糊的。进入战队,意味着上网打游戏不花钱,还有点小收入,可以不再伸手向家里索要生活费。从某种意义上说,好比断了父母反对游戏的理由。

另一方面,加入战队,也是他后来取得好成绩的重要原因。“重庆是那时国内唯一拥有半职业联赛的城市。”郭斌面露自豪的表情。他说,当时重庆有电脑报等一批全国最有影响力的IT媒体,对于游戏与电竞的宣传氛围一直很好。

2000年左右,重庆当地的8家电脑兼容机销售商(包括当时大家熟悉的三山、八达电脑等)出于宣传需求,联合组织了半职业的《星际争霸》比赛。

当时的赛制是,每队5人,进行一对一的擂台赛,每场比赛赢了以后有个人积分和团队积分,最后按照积分排名。比赛场地定在了石桥铺的泰兴电脑城,甚至重庆电视台还会转播比赛实况,这比最早的英雄联盟职业联赛早了13年。

相对正规的训练,固定的高强度比赛,一下将重庆的电竞圈带活,出现了很多高水平的选手。郭斌说,不少来自全国各地的玩家加入重庆的战队。“几乎可以说是国内《星际争霸》的最高水平。”

“代表国家参赛,其中的荣誉感是难以言喻的。”郭斌说,2003年他转投《魔兽争霸3》项目,再次获得全国冠军参加世界总决赛,在世界比赛中,郭斌使用Chinahuman CQ2000的ID,一路过关斩将进入最后决赛,最终惜败于被称作“完美人族”的罗马尼亚选手SK_Insomnia屈居亚军,成为中国电竞选手在世界大赛的第一个传奇。

“看似一帆风顺,其中甘苦自知。”郭斌说,当时虽然电竞玩家和职业选手没有现在这么多,但相对比赛也很少。像他这样最终能够进入世界大赛的是极少数,没有比赛就没有奖金,没有奖金就没有收入,身边的很多选手甚至因为输掉一场比赛,最终离开电竞舞台。

在郭斌最辉煌的2003年WCG舞台上,输掉决赛的他在接受中央电视台的采访时,接连说了3个“哎”,一时语塞。

8月6日晚上8点,秦源达从公司回到渝北区黄泥塝某小区的家中,走进电脑间,打开了电脑、背景光和摄像头。每晚8-12点,是他雷打不动的《FIFA online 4》游戏直播时间。当天,因为堵车已经晚点,他有些担心粉丝们会等不及。

“今天,我要尝试用17赛季普卡球员打挑战者杯。”直播中的秦源达比平时更健谈自信。当天晚上,他告诉粉丝,用高等级的球队打直播有点“腻”,今天干脆随手组一支弱队,来打“挑战者杯”。

挑战者杯是这款游戏中线上排位赛的最高段位,达到段位的玩家是从服务器中数十万玩家中筛选出的凤毛麟角。用随意组建的弱队参赛,就好比是用一支乙级队,去挑战恒大淘宝。

秦源达是谁?敢这么狂妄。熟悉的玩家立刻会告诉你,他曾是国内第一个实况项目的世界冠军。不久前,在中还曾有人发帖怀念实况足球的电竞黄金时代,并毫无悬念地封他为当年的“实况第一人”。

秦源达1985年出生,以重庆土著自居,从小在渝中区七星岗长大。与其说秦源达爱上的是游戏,不如说爱上的是足球。1998年的法国世界杯和当年在国内如火如荼的甲A联赛,把他带入了足球世界。看比赛,在街头巷尾踢球,成了少年秦源达的主要娱乐方式。

进入高中之后,一款叫做《实况足球》游戏吸引了秦源达。据他回忆,那时还没有网吧,但有很多玩PS2的游戏厅,在游戏厅中,他第一次玩《实况足球》就被震撼了。“当时觉得做得太好了,好像真把足球的世界搬到了荧幕上。”

他疯狂地喜欢上了这款游戏,并很快展现了自己的天赋。逐渐的,他在就读的复旦中学里成了实况足球的绝对冠军。虽然不乏挑战者,但在他面前,大多数人只有大比分落败的命运。

秦源达渐渐不满足于学校和朋友圈子中的胜利,2003年,他和朋友一起参加了一个叫做“游戏天国”的公司主办的实况足球比赛,以碾压的优势夺得了重庆区冠军。随后,由他和另外几名选手组成的队伍,被送到北京参加全国比赛。由于经验不足,他们最终只获得了第三名的成绩。

“最有意思的是抢名额。”秦源达说,2004年游戏手柄生产厂商北通举办了当时影响力颇大的北通杯全国实况足球大赛。由于重庆没有设置赛区,只有临近的成都才可以参赛。秦源达与后来同样在实况足球竞技中名气十足的重庆选手宋显智一同到成都参赛,秦源达一举拿下冠军,与宋显智一道进入成都赛区代表队参加全国大赛。最后获得了2V2冠军和团体赛冠军。

“那时只有重庆选手出去抢名额,从未听说外地人来抢重庆名额的事情。”对于这段经历,秦源达很感概,以至于 2017年重庆当代力帆杯比赛上,实况足球项目的冠军被一位不知名的武汉选手抢走时,作为看客的他唏嘘不已。

当然,当年的北通杯秦源达未能一战成名,在个人赛中他仅屈居第三名。那时,秦源达在全国实况圈名头很响,却没有一个冠军,甚至被人称作“无冕之王”。

2006年,秦源达参加ESWC(电子竞技世界杯),在8进4的比赛中即被淘汰,一度陷入低谷。同年,他在IEST(国际电子竞技锦标赛)国内比赛中,也仅获得第三名,跌跌撞撞地闯入世界总决赛。

为调整状态,打进世界总决赛后的秦源达每天都会早起,只身一人跑步到再跑步回到赛场,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松弛。心态上的放松让秦源达迎来了状态复苏,在IEST 2006 世界总决赛小组赛阶段,他一路过关斩将,以2胜1平的不败战绩顺利出线。

半决赛阶段,秦源达遇上了当时号称世界最强的实况选手——ESWC 2006世界冠军法国人Bruce。在主场被对手顽强地以3:3逼平、在客场开局仅15分钟就被Bruce先进一球的情况下,秦源达使出了招牌动作“迷踪步”,这是他自创的“独家秘笈”,其他国家参赛选手当时甚至根本没见过这个动作。伴随全场观众的惊叹,和对手Bruce的错愕,秦源达在上半场的最后关头扳平了比分。下半场,他连入三球彻底将Bruce击溃,昂首挺进最后的决赛。决赛中,他战胜了队友宋显智,一举登顶世界冠军,走上电竞生涯的巅峰。

“那时的确是重庆实况足球项目的黄金时代。”回忆过去,秦源达印象最深的是“重庆精英”实况足球俱乐部。为了提高训练效率,秦源达与重庆本地的一众实况高手,共同成立了“重庆精英”实况足球俱乐部。

俱乐部当时以重庆大学为据点,有一个专门的水吧为其提供训练场所,他们甚至有自己的网站和论坛,汇聚了全国各地很多实况爱好者。在俱乐部的选手中,全国冠军甚至接近两位数。虽然最后俱乐部没能实现商业化,但“重庆精英”的很多做法在当时无疑走到了时代前列。

但是,由于网络游戏的兴起,单机游戏的玩家数量急剧下滑,加上《实况足球》自身游戏品质的降低,玩家丢失十分严重。同时,稚嫩的电竞生态,让本就属于小众的实况选手无法实现更多的商业价值,实况足球竞技逐渐淡出了大家的视野。

2006年获得世界冠军后,秦源达虽然依然坚持参赛,并夺取了多项赛事的冠军。但在2010年拿到最后一个全国冠军后,秦源达离开了实况足球比赛,在朋友的引荐下进入了上海久游网络,主要从事市场策划、营销方面的工作。曾参与《劲舞团》等热门网游的策划与推广。

两年之后,秦源达离开上海,又辗转到重庆、广州等地,2015年,因为朋友创业邀约的缘故,秦源达重返上海,参与到手游《传奇11人》的相关工作。去年,他回到重庆,加入一家游戏服务公司,从事手游GS服务。“相当于游戏中的人工GM,负责清理不同游戏恶性竞争采取的‘非常手段’”。

回到重庆后,工作和生活的稳定,让秦源达将目光再次放到了曾经辉煌过的足球游戏上,看到现在火爆异常的游戏直播,他开始跃跃欲试。

“《实况足球》的没落,让我将目光放到了FIFA项目上。”秦源达说,熟悉足球游戏的人都知道,由日本KONAMI公司开发的《实况足球》系列与EA体育开发的《FIFA》系列是足球游戏的两大IP。十几年前,《实况足球》以优良的游戏品质在国内拥有大量玩家,但他认为,近年来《实况足球》的制作水准严重下降,无论是游戏质量还是玩家数量都已被《FIFA》赶超。所以,他将自己的复出舞台放在了刚刚运营不久的《FIFA Oline 4》上。

“有的老玩家觉得《实况足球》转FIFA是一种背叛,但我认为只要是优秀的足球游戏,何必在乎出处?”

临近9点,秦源达在直播间再次握拳,电脑显示屏上,球员舞动双手热烈地庆祝着进球,3比0大比分领先,对方的机会已经不多。

对着麦克风,秦源达的语气轻松,有些嚣张:“教教你们怎么用弱队打强队,不和他身体接触,就好!”

8月5日下午1点左右,大都会广场6楼火拳电竞的比赛场地上,2018CWG中国电子竞技冠军赛《英雄联盟》比赛即将打响。GC战队5名主力队员已经入座。现场大屏幕上,游戏界面已经开启,进入紧张的ban/pick阶段,战队队长张志冰紧张地盯着眼前的屏幕,不停地通过麦克风和队员们交流。

ban/pick是《英雄联盟》中重要的战术环节,简单的说,就是禁掉不希望对方拥有的角色,选取自己角色搭配,正是比赛前两队间的最终博弈。负责战队指挥的张志冰,需要通过自己的决策,让比赛有利于本方战队,进而赢得比赛。

但似乎这一次,幸运女神没有青睐他们,一个多小时的角逐,GC战队输掉了这场比赛。张志冰略微有些懊恼,但很快恢复了自信。下场时,他不忘鼓掌安抚队友的心情:“还有两场,我们能赢!”

“我们的ADC(物理输出核心)没有来,临时换了人,太可惜了。”休息间隙,张志冰接受了我们的采访,对于比赛的失利,他扼腕叹息。

张志冰1997年出生,今年刚21岁,但已是电竞圈的老人。5年前,他开始接触《英雄联盟》时,便表现出了不俗的天赋。他说,5年来他在上海、成都、北京四处奔波,曾经进入过OMG战队打过职业联赛。但最终,回到了重庆。

张志冰说,重庆曾经是全国电竞的高地,在星际争霸、魔兽争霸中,前辈们创造过很多传说,但随着新老游戏的更替,电子竞技的主流从传统的即时战略游戏向DOTA、英雄联盟等MOBA(多人在线战术竞技)游戏转变,重庆却没有“跟上趟”。

5年前,在重庆几乎没有比赛可打,能参与的大多是网吧、商圈组织的商业赛、表演赛,奖金少得可怜,这是他选择离开重庆的主要原因。

近来,重庆电竞发生了很多大事,特别是snake战队将主场设在了重庆,张志冰认为这产生的效应将大大地推动了电子竞技在家乡的发展。“我就是想把重庆电竞选手的精神和梦想带出去。”去年,他拒绝了职业战队的邀请,回到重庆,自己组建了业余战队——GC,队员都是身边热爱电竞的朋友。

回到重庆后,张志冰明显地感觉到了电竞氛围的变化。一方面比赛奖金明显增多。“奖金差不多是5年前的10倍。”张志冰说,GC战队目前在重庆业余战队中名列前茅,仅去年通过参加比赛获得的奖金就有十几万元。

另一方面,比赛的规模和质量都有明显提升。他说,十年前,重庆是中国电竞不可小觑的地方,当时世界影响力最大的电竞赛事WCG都会在重庆设分赛区。但随后,大型的电竞赛事在重庆十分少见,特别是英雄联盟,重庆都不是单独的赛区。

此次CWG是第一次由重庆企业主办,并有市体育总会参与,电子竞技协会联合承办的跨省比赛,虽然目前只有西部区域的重庆、云南、四川、贵州、广西、陕西6个赛区,但赛事的组织者志在全国,明年的比赛就会在全国设置赛区。

“这是很好的苗头。”张志冰说,这样的比赛可以给像GC这样的业余战队提供更多的机会,只要能取得重庆冠军,走向全国,他们就能找到赞助商,从业余队向半职业队蜕变。距离这个目标,张志冰还差两场比赛,CWG该阶段的比赛采取双淘汰制。他们第一场输给了职业队PNP战队,如果下一场能取得胜利,他们还有机会再次挑战PNP。

但主力ADC的缺阵,让张志冰隐隐担心。“业余队就存在这样的问题,随意性太大,管理松散。”

10分钟后,战斗再次打响,GC战队成功挑落对手,获得了与PNP战队最终决战的机会。但幸运女神依然没有青睐他们,最终比赛告负,GC屈居亚军,失去了进军全国决赛的机会。

赛后,张志冰依然没有气馁,他拍拍队员们的肩膀说:“马上就要打NESO,我们能拿到重庆冠军,进军成都的总决赛!”